85后女生在国外开公司教汉语,第一天讲课曾被“了”字难住

2019-11-21 13:34:38

[摘要] 刘畅85后女生,原为中山大学国际汉语学院的汉语老师,后经孔子学院总部派遣到美国纽约在当地的孔子学院进行中文教学。两年任期结束后,成为了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尽管在学校成绩优异,但真正面对学生时,她发

刘畅

这位85后的女学生是中山大学国际中文学院的中文老师,她被派往纽约孔子学院教授中文。两年任期结束时,他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今天,我们在曼哈顿有自己的中文教学机构,致力于通过语言教育向国外输出中国文化。

“所有颜色的皮肤,所有颜色的头发,我在嘴里说的话开始在中国流行”。在歌曲《中文》流行的一年前,常陆选择了把中文作为外语。今天,她的中国学生遍布世界各地,她自豪地说,如果和她的学生在一起的国家在地图上插旗,那几乎世界各地都有。

"我不仅想传达意义,也想传达文化."当常陆在一所外语学校高中毕业时,他没有跟随大多数同学的选择,而是申请了当时流行的外语专业。相反,他选择把汉语作为外语来教。2010年9月,常陆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录取学习对外汉语。

大学时代,为她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杰出的常陆被选为外国奥运火炬手的翻译,同时也被选为2008年国际自行车联合会bmx世界锦标赛的翻译。

在这些“实战”中,常陆发现许多外国人对中国有一些误解。“他们有强烈的交流愿望。然而,如果我只是一名翻译,我想我无法做到最好。”此时,常陆已经明确了未来的发展道路——当一名对外汉语教师,用语言传播中国文化和发展。

2012年,常陆从研究生院毕业后,去中山大学国际汉语学院当外语教师。

当她第一天走进教室时,常陆充满信心,但很快她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虽然她在学校表现很好,但她发现她缺乏与学生相处的经验。即使是一个“le”字也不能向学生们解释清楚。

“例如,‘我要走了’,‘他很有钱’,‘我吃完饭了’,这些‘有’不同的意思。有些放在句尾表示句尾,有些则表示情况的变化。”常陆发现,对许多学生来说,理解这种差异是困难的,而积累经验来教他们是必要的。对于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试着用他们当地的语言规则解释汉语。“语言不仅仅是一种语言,它还是文化的载体。当你教他时,你不仅从汉语的方向输入,而且从他的本土文化的相反方向思考。”因此,对于同一门课程,对于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常陆需要同时准备五六个教案。

“起初,学生们问了许多问题,我也不明白。我能做的是让学生给我时间思考。课后,我们将和朋友们讨论问题。”常陆说学院里的其他老师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因为CUHK有一个“指导”系统。经验丰富的教师将支持新教师,使他们能够尽快适应教学环境和内容。与此同时,在头两年,CUHK教学和研究团队将在每个周末培训新教师。近年来,常陆的教学能力有了很大提高。

2015年,当常陆看到中国汉办为全国招聘孔子学院教师时,她非常激动。在CUHK的那些年里,她积累了大量的课时,教授各种课程。“如果你能在这个时候出国锻炼,把中国人传播到国外,那将是一个更大的挑战。我想试一试。”常陆回忆道。

常陆在孔子学院的考试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那时,她填补了三个职位,都在纽约。她必须选择最繁荣和最具挑战性的地方来教中文。

“有许多不同的地方。”当谈到国内外汉语教学的差异时,常陆感到遗憾的是,最大的差异是语言环境的差异。虽然在中国上课时间有限,但是学生们可以在课后的日常生活中练习汉语,比如购物、吃饭、购物等等。

然而,在国外情况并非如此。“他的环境有限,课后可能没有机会练习汉语。所以我认为学生们在一堂课上已经掌握了90%,但我发现下一堂课只剩下30%了。”常陆开始调整他的教学方法,每堂课只设定一两个目标,努力在课堂上很好地完成这些目标。“例如,这节课是关于乘出租车。下课前,你可以学习如何打车,如何说左转和右转,如何付款,等等。”常陆说。

常陆说,在国外学习汉语的人对汉语有很大的兴趣和热情。孔子学院有许多祖父母,他们都有汉语情结,退休后开始学习汉语。虽然一些大学生来学习汉语,但他们大多数人都有非常明确的发展目标,希望汉语能成为他们未来发展的助推器。也有一些人在中国学习或生活过,对中国有不同的感觉,所以他们不想放弃汉语。

给常陆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当他第一次见面时,他带着一个印有雷锋头像的军用绿色信差包。那时,他认为这个外国人很有趣。后来,常陆发现他的中文非常好。原来这位老人过去在中国工作,和他的妻子在北京生活了将近十年。这对夫妇都非常喜欢北京。回到纽约后,老人不想与中国失去联系,于是去孔子学院继续学习汉语。

“我去了他家,发现家具都是中国的,是从北京空运过来的。现在他们每年都去中国旅游。”常陆说,对老人来说,汉语不仅仅是一种语言,而是“血液”中的某种东西,这种感觉在回家后还会继续。

当然,在教学中,也会有一些讽刺的事情。“例如,在一堂关于饮食文化禁忌的课上,一名学生告诉我,如果你在中国用餐时离开浴室,你必须在碗里吐痰,以证明这碗米饭属于你。”常陆说这位外国学生并不是开玩笑,而是以半心半意的态度要求她确认。另一个例子是国外的中国餐馆里有幸运饼干。他们认为自己有中国特色,但在中国没有这样的东西。美国人认为最正宗的中国菜是左唐宗的鸡肉,但这也是一个误解。

渐渐地,一些学生想了解来自常陆的马云,而另一些学生告诉她,他们正在使用小米手机。常陆很高兴看到外国人对中国态度的改变,误解正在逐渐减少。“现在他们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中国。过去,我们出去把东西带出中国,但现在许多人想进来(中国)并主动了解中国,所以他们对中国的理解将更加客观。”

在CUHK教书时,有一个来自意大利的暑期交换生。常陆给了她一堂暑期汉语课。最初她会在夏天后回家,但她留在广州是因为她喜欢中文。那时,常陆问她将来想做什么。她说她将继续系统地学习中文。

后来,女孩去了一家中国公司实习。两人只是偶尔在微信上交换意见。常陆通过朋友更多地了解了这个女孩的现状。后来,她发现意大利女孩的朋友圈从最初的中文单词变成了一句话,最后变成了一整段地道的中文,“如果我不看头像,我会认为是中国人送的朋友圈。”现在,这个女孩已经成为欧洲啤酒品牌在中国的代理商,并在中国各地交了朋友。

当她为这个女孩种下一颗中国种子时,她开花了。这种教学上的成就感让常陆非常自豪。

孔子学院两年任期结束后,由于哥伦比亚大学的重组,常陆留在了美国,成为了该大学的访问学者。在几年的教学和出国访问中,她发现美国对汉语有很大的需求,但专业教师却很少。

在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下,常陆于2018年3月注册了该公司。她负责一系列的事情,如寻找网站、设计、整理教学内容和制定教学方向。

凭借良好的声誉和多年积累的人脉,学生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来上课。2018年暑假,常陆公司开始正式运营。

常陆的教学地点选在曼哈顿中城,共享空间出租给学生。学生主要是精英,如商人。“目前,空间有限,商务人士上课时间拥挤,所以学生们都在一对一上课。”常陆说,事实上,一对一教学非常耗费精力。当公司成熟时,它会考虑小班教学。未来它可能会变得更大更强,但“卓越”的概念是不能改变的。

常陆未来的计划是在商业市场建成后扩大青少年的教学。在她看来,青少年应该是学习汉语的主力军。“我想在教学中加入国内科技的先进知识,把中国和高科技的优势结合起来,给孩子们一个启迪,让孩子们对中国有一个美好的向往。”

制作:杜南编辑指挥中心

总体规划:杜南人民新闻工作室

采访:杜南记者叶文子和邓惠珍的被采访者提供照片。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投注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picpuppy.com 刮家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