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未来充满希望——欧洲人眼中的新中国(上)

2019-11-22 10:36:35

[摘要] 通过他们不同的视角,可以大致感受到欧洲人对中国的关注度。他们夫妇收养的中国养女艾莉西亚已经21岁。中国正在致力于减少地区之间和人民之间的贫富差距,让全体中国人民都能从经济发展中得到好处。我信赖中国,对

[70年:世界看到中国]

光明日报布鲁塞尔记者刘军

编者按: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记者在欧盟首都布鲁塞尔采访了许多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国籍和不同性别的欧盟成员,告诉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其中一些人多次访问中国,目睹了中国的发展和变化。还有许多人从未去过中国,他们心中只有“想象中的中国”。通过他们不同的视角,我们可以大致感受到欧洲对中国的关注。

安布瓦兹·佩林:法国人,欧盟退休官员。他们的中国养女艾丽西娅今年21岁。

我上大学时,读了马尔罗的《人类命运》,了解了中国革命,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我的一个女同学推荐我读西蒙·波伏娃的作品,其中一部是1954年出版的《名人对中国的爱》。阅读让我对亚洲和中国感兴趣。后来,我在巴黎第13区和美国唐人街遇到了很多中国人,与中国人的情感交流非常和谐,这也是我们后来收养中国孩子的内在动机。二十年前,我们去武汉领养了我们的女儿艾丽西娅。当时,法国和中国没有收养协议。我们通过比利时相关组织实现了收养愿望。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社会,尤其是西方媒体,对中国有很大的误解,但我不认为西方人害怕中国。你看,许多年轻的西方人在中国学习和工作。我个人的感觉是西方人对中国充满尊重,尤其是那些受过教育、有一定文化知识和教养的人。过去,欧洲人认为中国人没有足够的食物和穿暖和的衣服...现在中国不仅在制造业发展,而且在高科技领域也在发展。让我举个例子。法国斯特拉斯堡的第一外语是德语,然后是英语、俄语,现在是汉语,并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如果你对中国不感兴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正在写一本书。当我完成手稿时,第一件事就是带全家去中国旅行。

阿尔贝尔·伊丁格:在特里尔和卢森堡的大学和高中任教的卢森堡人。自2008年以来,他写了两本书来揭露西方关于西藏的各种谎言。

我当时16岁,开始对政治感兴趣。我有一个堂兄弟,当时是卢旺达共产党的成员。在他的影响下,我加入了卢旺达共产党的青年组织——青年进步党。我跟踪中苏辩论,深入了解苏联、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并参加了鲁中友好协会的活动。我在协会里阅读了许多来自中国的出版物和资料。1974年,我参加了协会组织的中国之行。我去了Xi、延安和南京,参观了毛主席住在枣园的窑洞和南京长江大桥。后来,我带着全家人再次去了中国。我真诚地赞赏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对中国的成就表示充分尊重。

2008年,在北京奥运火炬海外传递期间,和平的奥运火炬被海外藏独势力阻挡和攻击。我从欧美的西藏研究资料中寻找西藏问题的历史答案。我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在德国出版了《自由西藏:恢复霍恩宗教下的政权、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国际西藏争端的背景、演变和地平线》。英文、法文和中文版本后来在中国出版。我发现一些欧洲、美国和西藏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只保存在学术领域。绝大多数西方人不知道西藏的真实历史,不知道汉族和藏族的关系,也不知道达赖喇嘛真正想做什么。虽然我现在退休了,但我仍然从事中国和西藏的研究。

我的中国梦是希望中国继续保持繁荣和发展,坚持自己的文化和传统。中国有自己的发展路线图,反腐败斗争正在全面展开。中国致力于缩小地区和人民之间的贫富差距,使所有中国人都能从经济发展中受益。我信任中国,对她的未来充满希望。

亚辛·埃拉维(Yasin Ellavi):摩洛哥血统的法国人,是法国的“郊区一代”。他勤奋工作,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现在在欧洲议会工作。

我对中国充满渴望,但我从未去过中国。我对中国的理解仅限于书本。我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评价是“一分为二”:它认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世界第一。中国也将成为世界政治、外交和军事的中心,中国文化将随着中国的发展而传播到世界。与此同时,许多西方人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当我在大学里谈到中国时,我基本上把中国视为一个“威胁”。那时,老师甚至教我们“警惕中国”。中国很远。由于对中国缺乏了解,所以对中国存在误解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在看来,一些西方人是故意这样做的。他们根本不想了解中国。

我的中国梦是希望中国和欧洲携手保护环境。我相信,只要中国人决定做什么,他们就能做好。

艾蒂安·劳埃德:卢森堡人,是欧盟在香港的代表。他在亚洲生活了十多年,与邓小平握手,见证了香港的回归。

我非常喜欢旅行。在香港工作期间,我将每六个月去一次北京,与中国外交官就香港的未来和中欧关系交换意见。我去了西藏,沿着丝绸之路从Xi到中巴边境。我的想法是我们应该充分利用海外的机会去走走,多看看。

我与中国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今年2月底,欧盟委员会主席罗伊·詹金斯(Roy Jenkins)访问了中国。邓小平总共接待了我国代表团的七名成员。我们访华的目的是在1975年中欧建交后实施双边合作项目。邓小平穿着深绿色的衣服,非常随和舒适。他熟悉我们所有的客人,知道我来自卢森堡。他向我们解释了四个现代化的重要性。他有丰富的知识和长远的政治眼光。他认为,欧洲共同体不仅是一个经济共同体,也是一个政治和军事共同体。他认为欧洲可以成为世界上的重要一极,并在平衡世界方面发挥作用。

近年来,我经常去上海看望我的女儿、女婿和孙子。当我的孙子们从上海回到欧洲时,他们立刻大声说道:“机场真小!”中国在短短几十年内实现了许多重要目标,并在减贫方面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

伊莉斯·德·圣塞利尼:希腊人,在布鲁塞尔圣米歇尔学校图书馆工作。

十多年前,我和我的中国朋友去了中国。我参观了北京、上海、苏州和杭州。在我去中国之前,我对中国的理解无非是读几本中文书和看几部关于中国的电影。我觉得最大的对比是中国的幅员辽阔!在中国,我感到非常安全,这在欧洲是感觉不到的。我们晚上在北京的街上散步,晚饭后在上海的街上购物。虽然有很多人,但我们从不感到害怕或担心。现在是攀登北京长城的三月。它有20,000公里长。对欧洲人来说,要记住这么大的数字实在是不可能的,这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现在一些西方人批评中国在街道上安装摄像头是“影响人民的自由”,但是摄像头是为了确保社会安全而设计的。凡事都有利弊。伦敦的街道上到处都是闭路电视,但是没有人发表任何评论。这是双重标准。不久前,我上大学的儿子在深圳住了半年。他感到非常舒适和快乐。我希望有一天能访问中国。

克拉拉·博伊西森:法国人,政治学博士,目前为欧盟机构提供咨询。

我从未去过中国。对中国的理解来自欧美媒体。我知道中国人口众多,历史文化悠久,经济发展迅速但不平衡。令我震惊的是,中国人有很强的组织和管理能力,欧洲人口还不到中国人口的一半,但他们不能达成共识,为自己的利益而争吵。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每个人说同样的语言,写同样的单词。我无法想象:斯堪的纳维亚人和意大利人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

从西方看中国,确实有许多事情我不能完全理解。但事实是,中国正在前进,而欧洲却停滞不前。我认为西方记者可能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他们从西方人的角度描述了中国发生的事情。他们的评论自然带有强烈的西方思想。如果我们沉下心来,把一个事件放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效果就会不同。

(布鲁塞尔光明日报,10月13日)

光明日报(第12版,2019年10月14日)

秒速牛牛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买彩票 幸运农场购买 秒速赛车pk10官网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picpuppy.com 刮家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