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提升现代化水平 筑牢粮食安全“压舱石”

2019-11-11 15:32:54

[摘要] 日前,国家粮食安全政策咨询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执行局主任张晓强接受新华网专访,对此进行解读。目前,与国家平台联网的省级粮食交易中心已达29个;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

新华社北京10月15日电(王亚、俞子儒)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4日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粮食安全》的白皮书,介绍了中国的粮食自给自足、对世界粮食安全的影响和贡献,以及现代粮食流通体系的建设。如何建立我国现代粮食流通体系?日前,国家粮食安全政策咨询委员会主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执行副主席兼执行主任张萧蔷接受新华社独家采访对此进行解释。

新华社:如何加快中国现代粮食流通体系建设?

张萧蔷:建设现代粮食流通体系的根本标志是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粮食流通领域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一个重要理论观点,进一步明确了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市场化方向。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先后实施了统一购销、合同定价、粮食收购保护价、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重大粮食流通政策。随着市场形势的发展和变化,国家对形势进行了评估。自2014年以来,中国取消了国家对大豆、油菜籽、玉米等粮油品种的临时收储政策,完善了大米和小麦最低收储价格政策,进一步降低了政策性收购比例。

粮食流通的一系列体制和机制改革逐渐趋向于让市场机制在粮食流通领域的资源配置、市场激活和取得实效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针对连年丰收和粮食收储矛盾突出的新形势,国家适时启动收储政策,引导多主体积极入市收购,有效防止农民“卖粮难”2004年政策放开后,合格的粮食买家人数从29 000人增加到2012年底的83 000人。其中,“非国家”科目的数量从17,300个增加到67,000个。国有实体的数量从12,000个增加到16,000个。近年来,全国各粮食企业采购总量创历史新高,2016年达到4.6亿吨,占当年粮食总产量的3/4。通过价格支持、优质优价、整太阳、节后降耗等措施,有效增加了农民收入,保护了粮食农民利益,调动了地方政府抓粮积极性。取消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后,玉米收购重返市场,玉米库存消化取得显著成效。

古人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然而,融化三英尺厚的冰不是一天的工作。中国粮食流通体制仍然存在存量大、定价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因此,要加快我国现代粮食流通体系的建设,首先必须完善大米和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政策。其次,完善玉米和大豆“市场定价生产者补贴”政策,合理制定补贴标准,引导种植区域向优势区域集中。第三,全面提升各类粮食市场的功能。结合推进大中城市重点粮食企业转型发展,支持建设一批设施齐全、功能齐全、具有一定规模的公益性国家和地区粮食批发市场,支持国内外特色杂粮批发市场建设。完善省级粮食交易中心和区域专业批发市场的粮食配送功能,满足区域大宗粮食供应需求。整合和提升规模小、层次低、同质化明显的一级粮食市场,重新定位和关闭不符合城乡规划的萎缩小市场粮食市场。建立粮食零售市场网络体系,推广和整合多种业务类型,确保粮食供应数量充足、质量良好。

新华社:如何加强我国粮食仓储物流建设?

张萧蔷:粮食仓储物流系统是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环节。如果一个国家的粮食储存和物流系统不能满足实际需求,多余的粮食就不能安全储存,生产区的粮食也不能安全到达销售区,“粮食安全”是不可能的。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实施了“粮食安全工程”和“优质粮食工程”。在加强粮食仓储设施建设、维护和改造、提高仓储能力的同时,仓储设施功能不断完善,安全仓储能力和粮食流通效率进一步提高。2017年,全国粮食流通总量达到4.8亿吨,其中2.3亿吨跨省分布。粮食物流骨干通道全部开通,公路、铁路、水路多式联运格局基本形成,散粮运输和成品粮集装箱运输比重大幅提高,粮食物流效率稳步提高。截至2018年底,标准仓储能力6.7亿吨,简易仓储能力2.4亿吨,总有效仓储能力比1996年增长31.9%。食用油罐总容量2800万吨,比1996年增长7倍。推进粮库智能化升级和储粮新技术新设备应用。到2018年,循环熏蒸、粮情监测和机械通风的存储能力将分别达到2.8亿吨、6.6亿吨和7.5亿吨。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和京津冀协调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和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的实施,一批重要粮食物流节点工程建成,“一批新仓库建成,一批旧仓库建成”,仓储能力进一步提高。粮食装卸设施、粮食中转仓库、铁路专用线和粮食专用码头提高了粮食中转效率和粮食物流集中度。

然而,从总体上看,我国粮食仓储物流建设仍存在一些不足。针对存在的问题,加强我国粮食仓储物流建设应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要注重优化布局、调整结构、完善功能,鼓励合理改建、扩建和新建粮食仓储物流设施,不断推进粮库智能化升级,增强保障安全运行的能力。例如,支持粮食流通企业加强信息转化,推动流通领域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和应用,创建智能仓储管理系统,发展自动化物流仓储中心,建立智能物流配送系统。另一方面,优化大型粮食物流园区布局,建设一批粮食进出口物流渠道和重要节点,提高重点粮食物流线路的流通效率。如加强东北、黄海怀、长江中下游、华东、华南、西南、西北粮食物流通道建设,支持生产区配送中心、综合加工配送中心等跨区域粮食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一批多功能粮食物流园区,建设现代粮食仓储物流网络。同时,鼓励合格的粮食流通企业建立海外营销、售后服务和仓储物流网络,促进国内流通渠道向海外拓展,建立全球流通网络。

新华社:如何构建中国现代粮食产业体系?

张萧蔷: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粮食工业体系不断完善,正在不断向“粮食工业强国”迈进。2017年,全国粮食行业经济统计企业22300家,加工能力11.9亿吨,加工转化粮食5.3亿吨,加工转化率86.3%。全国粮食龙头企业3008家,优质原粮基地7288万亩,农民1431万人。全面加强粮油品牌建设,吉林大米、广西香米、宁夏大米、山西小米等区域性粮油品牌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将继续提升。目前,有29个省级粮食交易中心与国家平台相连。江苏、浙江、安徽、山东、河南、湖北、青海等七个省级粮食管理平台基本建成。适应市场化改革的新形势和提升粮油消费的新要求,粮食交易形式从传统的线下交易转变为线下交易。现代粮食营销体系不断创新,有效解决粮食流通“最后一公里”的瓶颈问题。

然而,我国粮食产业体系仍存在粮食流通环节短、产品质量不稳定、产品质量单一、精细化程度低、加工业同质化严重、部分高附加值优质粮食产品市场供给不足等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坚持优质发展的要求,发展粮食深加工和转化,大力推进主食产业化,不断增加绿色、优质、特色粮油产品的供应。例如,积极推进大米、面条、玉米、杂粮、马铃薯等主食产品的产业化生产和社会化供应,完善销售网络,拓宽销售空间和渠道,促进粮食市场线上线下发展一体化,在条件允许的地区发展“网上粮店”,推广“网上订餐店取货”、“网上订餐店送货”等新型粮食零售形式,搭建粮食交易中心和现货粮食批发零售市场电子商务信息集成平台。这不仅能有效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的市场集中度低、分散化、组织化程度低等问题,还能提高中国粮食流通效率,降低流通成本。开展主食产业化示范工程建设,推广“生产基地集中厨房、餐饮商店”、“生产基地加工企业超卖”等新的发展模式。紧紧围绕“农业第一、工业第二”、“食品第一、食品第二”,大力发展深加工食品,延伸产业链,增加特种大米、特种面粉、特种油、功能性淀粉糖、功能性蛋白质等食品以及保健、化工、医药产品的有效供给。综合利用粮食原料,大力开发米糠、碎米、糠、麦麸、麦胚、玉米芯、饼粕等副产品,增加产品附加值。加大粮食加工废弃物的回收利用,努力节能减排,提高质量和效率。加大绿色粮食科技投入和创新,发展绿色粮食流通新形式和绿色优质粮油新产品,引导绿色生产和绿色消费健康发展。

幸运28购买 广东十一选五投注 吉林11选5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picpuppy.com 刮家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